首页 >>

无证民宿借网络平台变短租公寓 北京警方全市排查

北京心悦公寓在平台上宣传的部分房间。受访者供图

用户入住后大呼上当。受访者供图

星期五公寓藏身在一栋老旧待拆的居民楼里,卫生环境差。受访者供图

10 月 10 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加大对违规发布房源信息处罚力度。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网络平台上的部分房源存在无证经营、卫生条件差、虚假房源、消防设施不达标等问题。

这些房源大多藏身在居民楼中,无营业执照,平台上很多 " 环境优雅 "" 干净整洁 " 的房源,实际入住时却是面积狭小、设施破旧的隔断房,入住这些民宿也无需登记身份证。

《通知》要求互联网平台履行 " 审核义务 ",加强审核、管理住房租赁信息,不得出现违法违规、虚假、重复和 " 僵尸 " 房源信息。但新京报记者以虚假房源资料在两家民宿平台注册,一天内均通过审核,并收到了意向客户的订房咨询。

民宿市场火热,行业现状却亟待规范和监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对民宿的监管,目前还有很多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上述问题,相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市级《民宿管理办法》,做好科学规划,加大政策扶持,完善准入条件,确定行业标准。记者也注意到,曾有消息称 2018 年 8 月将推出北京市城区民宿和乡村民宿的具体管理规定,但截至目前仍未见公布该规定。

网上订公寓遇到隔断房

" 平台上看到的房间很高大上,实际上是个又脏又差的隔断房。" 聊起 8 月份的北京之行,郭胜(化名)说自己一肚子苦水。

郭胜带家人来京就医,临行前,他在一家平台上看到 " 北京心悦公寓 " 的照片," 房间看上去干净整洁,虽然写着民宿,但跟酒店的房间也差不多少。" 郭胜说,再加上该公寓的位置离医院不远,立刻下了一个三人间的订单,298 元一晚。

入住当天,郭胜傻眼了:屋子里油烟味很重,除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就没有别的地方了,窗户很小,挂着一个破窗帘。看到跟平台上的照片严重不符的屋子,郭胜觉得自己被骗了。

更让郭胜无法接受的是,房间门锁也是坏的,而且是隔断房," 公共空间也没有摄像头,一点安全保障都没有 "。

这家平台上,北京心悦公寓的评分为 4.7 分(满分 5 分),评价内容包括服务、设施、位置、卫生等四项,评分旁边是 " 很好 "" 房子真的很棒 " 的文字描述。

在协商退款无果后,郭胜把自己的经历以图文的形式发在了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并要求退款。

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林晴(化名)。8 月 5 日,她通过民宿平台预订了一家西安某小区的民宿,一共三天,每天 180 元。

" 打开房门时,一股发霉的味道迎面而来,跟房东宣传的高端大气、精美舒适严重不符。" 林晴说,她当即决定退房,但当时已经是下午 6 点钟,在完全没有入住的情况下,林晴觉得最多扣除一晚的房费,但没想到被房东拒绝了,仅退还了她 500 元的押金,没有退还三天的房费。

在黑猫平台投诉后,这家平台介入处理,最终退还了其余两晚的房费。" 作为国内知名的民宿平台,对于这样的房源也能审核通过,太不规范了。" 林晴说。

入住假 " 民宿 " 不用身份登记

8 月 21 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平台,以 99 元的价格预订了北京心悦公寓的一间钟点房。当记者赶到该公寓在平台标注的 " 永定路 66 号 " 这个地址时,却四处都找不到该公寓的任何标识。

公寓老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公寓就在附近,随后会有人带记者过去。约 5 分钟之后,公寓老板和一位中年女子出现,并委托该女子带记者去附近的居民楼里看房。

与记者一同前去的还有一对母子。他们之前就住过这家公寓,因为 " 价格便宜 ",也是在该平台订的。

进入公寓后,记者发现,这其实是一处普通的居民房,隔断后共有五个房间,外加一个厨房。最小的房间不带窗户,只有几平米。该公寓主页在平台上展示的照片只是其中一间条件较好的房间,但关于隔断、无窗和凌乱的卫生间,只有客户入住后才能看见。

带路的女子透露,这是他们整租下来之后改的,像这样的房间他们一共整租了三四处,都在这条街上,租金每月 7000 到 20000 元不等," 都是隔断的,一共有 20 多个房间。" 记者注意到,该公寓当天已经全部订满,连客厅也住了人,任何人入住都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记者询问安全问题,对方表示小区里有摄像头," 非常安全 "。而在这处公寓里,电线杂乱地盘在墙角,且看不到任何消防设备。

这名女子还透露,他们没有申领过营业执照,但在派出所报备过。记者致电属地派出所被告知,经营民宿需要办理特种经营许可证,并且向公安部门报备," 隔断房是不允许做民宿用的 "。

《关于规范互联网发布本市住房租赁信息的通知》明确规定,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发布住房租赁信息的企业要依法登记、备案且正常经营住房租赁企业应于签订收进房屋或出租房屋合同之日起 3 日内,将合同主要信息(包括房屋坐落、面积、间数、价格和租赁双方等)录入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

截至发稿,北京心悦公寓在这家平台上一共有 116 条评论,其中有 56 位用户打了 " 低分 "。这些用户对其描述为 " 卫生不好 "" 隔音差 "" 房间小 "" 与图片不符合 "。房东对于每一条低分评论,几乎都有大段的回应,称自己的房子对得起这个价格。

无证民宿多为租房经营

同样被投诉过的,还有一家名为 " 星期五公寓 " 的民宿。该民宿在上述平台评分也是 4.7 分,其主页显示 " 性价比高 "" 干净整洁 "。

从平台页面上可以看到,该民宿一共有 17 间客房,每一间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价格从 100 多元到 400 元不等,也经常是订满的状态。

在评论区,有住户称该民宿不仅卫生极差," 拉个帘子就是一间房 ",甚至还有人在走廊做饭,垃圾满地。

8 月 21 日,记者通过这家平台又预订了一间大床房,一共 228 元。在房主电话指路下,记者来到了一处待拆迁的楼房内。沿着楼梯走上去,走廊内堆放着各种待处理的生活用品,每个楼层都有一个公共的洗衣房和厕所。不少楼内居民干脆在走廊摆上煤气灶作为厨房。

在一间拉着简易竹帘的房间,记者见到了自己的床位。这间 20 平米左右的房间被隔成了三个房间,而且有两间已经 " 租出去了 "。房内除了床再也摆不下其他生活设施。

在这里入住,一样不需要办理任何登记。

房东介绍,自己做民宿已经有十年了,有时候自己也会去北京西站揽客。楼上还有几间房,不过也是像这样隔开的," 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可以跟平台联系退款 "。

当被问到是否有更好一点的房间时,房东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称这间是没有隔断的,一共可以住四个人,398 元一晚。

在这个房间除了两张床和桌子,还摆放着房东自己的生活用品,看起来刚住过不久。

和星期五公寓只有一街之隔的还有云姐之家公寓。唯一不同的是,该公寓并未在上述平台上线,而是通过其他平台招揽住户。

这间面积更狭小的民宿,两居室被隔成了四个房间,其余两间分别是厨房和客厅,价格从 160 元到 300 元不等。房东直言她也是租的别人的房子经营民宿,并未办理过手续," 像这样的民宿我们楼里还有很多家,一般不会有人来查 "。

北京警方曾展开全市清理整治行动

存在治安消防隐患、缺乏有效监管的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真的没人来查吗?

北京警方于 2018 年 6 月至 9 月,就组织开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网络短租房清理整治专项行动,重点围绕交通枢纽、繁华商区、高校区域等周边带有日租、短租性质的 " 民宿 "、" 特色民居 "、" 青年旅社 " 以及人员更换频繁的出租房屋开展细致排查。行动开展以来,公安机关共消除相关治安隐患 4200 余处、消防隐患 1.3 万处;取缔具有群租形态的日租房、黑旅馆和未经许可经营的日租房、短租房 620 余户,查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 840 余人。

记者将自己的房源发给对方后,很快就看到自己的房源收藏量从 1 变成了 106。同时,小凯告诉记者,自己正在招代理,如果能拉到需要刷好评、买收藏的客户," 每个月赚个三五千没有问题 "。

" 民宿行业亟须制定规范 "

针对目前涉及日租房、网络短租房等共享住宿市场的各种乱象,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黄勇表示,酒店的业态已经是相对成熟的行业,而民宿更多的是个人的产权和个性的业态发展,对民宿管理的标准和要求具有特殊性,所以需要具体的系统的法律规范。但目前还有很多地方在这方面处于空白地带,这就很容易导致行业发展出现问题,比如经营者隐瞒真实的房源信息、货不对板等问题。

黄勇表示,就北京地区而言,需要尽快制定完成并出台北京市级的《民宿管理办法》,由文化和旅游委牵头,联合公安、消防、环保、卫生、住建等部门共同参与到立法中,以便解决立法后各部门执法中的衔接不畅与多头执法等问题,也便于为完善准入与行业标准打好基础,并结合《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的规定以界定和出台可操作性的北京民宿行业标准,把民宿纳入行业标准体系,对符合要求的民宿发放并维持其资格,否则不予发放和维持,借此保障标准被普遍遵守,尤其是在涉及公共安全标准化方面。

文章来源:少先队建队70周年

标签:但粉丝们还活着,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国考公告,老照片讲故事